宁波中百“攻城者”的两难

  面对4月25日来自张江平、张江波兄弟控制的宁波鹏渤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鹏渤投资”)的要约收购,宁波中百(600857.SH)方面5月5日祭出防御措施——股东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泽添投资”)提出修改公司章程,对股东持股时间和董事会成员连任提出修改要求。

  不过,围绕在这家泽熙系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争夺战一波三折。5月7日,其拟修改公司章程一事遭到上交所问询。5月9日晚间,宁波中百公告称,西藏泽添投资经过内部反复讨论与论证,认为上述提案有部分条款的合理性有待进一步研究,决定暂时撤回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

  一位宁波私募基金经理表示,鹏渤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二级市场收集筹码,并发起要约收购,这场汹涌股权争夺战,或与关联方购买宁波中百的亏损有关。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标注为4月13日宁波中百股东名单显示,在股东中排名第23位的宁波泛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泛美公司”)持有121.9万股。另根据宁波中百公告披露,在2017年4月之前,泛美公司购买了93.89万股宁波中百。宁波中百股价自2017年3月底的15.73元跌到2018年1月底的9.04元,泛美公司的93.89万股账面值期间缩水逾4成。

  公告显示,鹏渤投资由张江平控制的太平鸟集团和沅润投资出资2亿元设立,出资比例分别为87.5%和12.5%。泛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张国芳是张江平的父亲。在上述要约收购中,泛美公司并不作为鹏渤投资的一致行动人。

  记者发现,在太平鸟集团旗下的太平鸟(603877.SH)上市时的招股书中,泛美公司并未作为关联方。泛美公司因不作为张江平一致行动人,因而其持有太平鸟的股权仅有1年解禁期,且目前已解禁。

  一位华东私募表示,该情况可能解释了太平鸟不将泛美作为一致行动人的两难境地,本次若作为一致行动人,当初解禁和IPO信息披露将形成违规。

  记者致电太平鸟董秘办,一位投资者关系部人士在电话中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在招股书中披露了泛美公司的控股权之前已经转让事项。

  修改章程防御手段暂停

  事情源自4月25日,鹏渤投资及一致行动人向宁波中百发起要约收购,拟收购数量不低于5304万股,不高于6202万股,要约价12.77元/股,收购成本为6.77亿元-7.9亿元,将以现金支付。收购资金来自太平鸟集团和沅润投资的6亿元无息贷款,后者实际控制人为宁波金融控股有限公司。

  根据报告书,宁波鹏渤投资的一致行动人汇力贸易、鹏源资管、太平鸟董事长张江平共持有976万股,占宁波中百股份总数4.35%。

  若要约成功,鹏渤及一致行动人共持有最多32%最低28%的股份,成为宁波中百的第一大股东。若要约数量未达到最低数量,则不生效。

  不久后,宁波中百方面发起反击。

  5月5日,宁波中百公告称,为维护公司稳定发展,泽添投资提出《关于修订公司章程的议案》,并提请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拟修订内容主要针对召集股东大会、董事会选举等5个条款,目标直指可能出现的实控人变更带来的董事会控制权等问题。

  其中,此次拟修改的条款为,监事会或股东决定自行召集股东大会的,在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前,召集股东应连续270日以上持股比例不得低于10%。而原条款表述为,在股东大会决议公告前,召集股东持股比例不得低于10%。对持股时间并无限制。

  5月7日,上交所发起问询,要求公司补充披露上述修改是否符合《公司法》、《证券法》以及《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是否存在限制投资者依法行使股东权利的情形;是否不利于股东督促公司董事、监事勤勉尽职;是否不当提高了股东行使提案权的法定资格标准;是否构成对股东提案权的限制。

  此前,上市公司修改公司章程在“宝万之争”时即有出现。此外,中小板公司雅化集团曾发布公告披露对公司章程的10处修订,核心即为增加反恶意收购条款。包括将负有报告义务的5%持股比例降低至3%、董监高无故提前被解除职务将获10倍赔偿等条款。

  随着深交所的关注,雅化集团对公司章程原来的修订内容亦进行了2处调整:取消了“持有股份3%以后在报告期限内(3个工作日)及报告期后2个工作日内禁止买卖公司股票”的限制,即仍规定持股3%以后有报告义务,但不禁止买卖公司股票;取消了“享有提案权的股东在3%持股比例之外的持股期限连续12个月的限制”。

  此前,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告诉经济观察报,“公司章程应当不违背《证券法》,如果在法定义务之外,加重了其他义务,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是无效的。”

  太平鸟信披悬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yayalife.cn//a/junshi/4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