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圣制药案掀重庆医药反腐风暴:三高管接连出事

  从2017年8月份两位三甲医院院长被调查开始,重庆市卫生、医疗、制药领域正掀起一场反腐风暴。

  2017年8月以来,重庆已有四家三甲医院的院长陆续落马。经济观察报查阅重庆纪委、重庆监察委员会的官方网站并向相关部门求证之后,目前已被调查的人员名单是:重庆市涪陵区中心医院院长王晓波、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院长李剑平、重庆医科大学校长兼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雷寒。

  经济观察报记者2018年5月22日采访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对外办公室了解到,该院院长马明炎“涉天圣制药案,已被带走调查”。目前,此事尚未见到官方的正式通报。

  此前的2018年4月,位于重庆垫江县的天圣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872.SZ,下称“天圣制药”)董事长刘群和总经理李洪,被监察部门先后留置,协助调查有关案件;公司副总经理李忠被刑事拘留。刚上市一年,三位高管均不能履行职务,这种情况在上市公司中颇为鲜见。

  此外,根据重庆纪委监察委披露,2018年5月17日,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罗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5月19日,重庆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李光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两名被调查的官员均曾出任过垫江县委书记,在垫江县任职的时间较长。

  天圣制药招股书显示,在2014年-2016年连续三年,重庆市垫江县人民医院、重庆市涪陵区中心医院、重庆市南川区人民医院位分别列天圣制药第二、第三、第四大医药流通销售客户。

  天圣制药三位高管与其上述几家医院的院长相继卷入这场风暴眼,相关调查仍在继续发酵。

  最新卷入者

  经济观察报记者就上述案件的相关情况拨通天圣制药董秘办公室固定电话采访,受访人士表示:“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正常,相关问题请见公告披露。”

  垫江县人民医院的官网显示,马明炎的最后一次公开活动停留在2018年3月9日看访该院离休干部贾巨莲。

  4月3日,由天圣制药公告曝出“董事长因个人原因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之后的公告中显示,天圣制药董事长刘群是在3月24日被有关机关留置。

  4月26日,由垫江县卫计委主任陈云峰带队,在垫江县人民医院1号楼多功能厅召开“垫江县人民医院2018年全面从严治党暨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垫江县人民医院领导、中层干部近150人参加,此时马明炎已经缺席。

  5月22日上午,经济观察报记者拨通垫江县人民医院对外办公室固定电话,其表示院长马明炎因为天圣制药一案已被留置调查。

  2016年,曾有人在网上匿名发贴反映马明炎涉及腐败问题。

  在天圣制药的招股书中,垫江县人民医院是天圣制药的发起人和出资人。

  重庆工商局的原始档案显示,刘群通过其控制的重庆长龙药业实业公司出资60万元人民币,垫江县人民医院出资40万元人民币,于2001年6月注册成立了重庆通和垫江制药有限公司(天圣制药的前身,下称“通和垫江”)。

  2002年8月,垫江县人民医院对通和垫江增资600万元;2003年3月,垫江县人民医院又对重庆天圣制药有限公司(天圣制药前身,下称“天圣有限”)增资384万元。

  2003年8月8日,天圣制药的一份股东会议纪显示,马明炎被选为天圣制药的监事,成为天圣制药新一届监事会成员。

  2017年末,全国人大草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明确规定:医疗卫生机构应以公立医疗卫生机构为主导,而政府办公立医疗卫生机构,不得与社会资本合作举办营利性机构。且公立医院不得举债建设,要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对外投资。

  垫江县人民医院还于2000年8月出资400万元参股了刘群控制的另外一家制药企业——重庆长龙天圣药业有限公司(下称“长龙天圣”),垫江县人民医院拥有长龙天圣40%的股权。但长龙天圣于2003年3月,被通和垫江吸收合并。两者合并成为天圣制药的前身天圣有限。

  最终,垫江县人民医院持有的股权在2010年垫江县清理医院对外投资关系中退出。

  尽管如此,垫江县人民医院仍然和天圣制药有着交易往来。

  2016年度,天圣制药的医药流通前五名销售客户中,垫江县人民医院以1.65亿元位居第二位,占天圣制药医药流通总销售额的11.17%;2015年度,垫江县人民医院位居第二大销售客户,金额是1.32亿元,占比为10.42%。2014年度,垫江县人民医院仍然是天圣制药第二大医药流通销售客户,金额1.2亿元,占比10.08%。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yayalife.cn//a/junshi/16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