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保安阻拦救护车致病人死亡? 院方:等警方调查

(原标题:哈医大一院保安阻拦救护车? 院方:等警方划分责任)

纠纷发生在哈医大一院住院处门口

央视网消息 急于将重病妻子转出医院的赵洪军,没成想在院门口遇到了麻烦,“保安看到救护车,却不给开大门”。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妻子在他们争执时死在了救护车内。

近日,发生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哈医大一院)住院处的这一幕,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保安何以做出如此举动?赵洪军所说是否属实?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死者家属:保安不放行转院救护车

“哈医大一院是省内数一数二的。”5月14日,黑龙江省讷河市老莱镇的农民赵洪军,领着44岁的妻子赵淑琴来此看病。赵淑琴以腰椎管狭窄被收治入院,术后出现格林巴列综合征,5月30日进入重症监护室。

已经无力承担医药费的赵洪军,决定将妻子转回讷河当地医院。

5月31日下午,赵洪军看院内停着四辆救护车,就向其中一辆要了张名片,电话中跟车主谈好价钱为3500元,然后办理出院手续,等车到来。

“等到晚上7点多救护车也没来,再打过去就涨到了5500(元)。”赵洪军嫌贵没用这辆车,晚上10点多别人帮忙又找来一辆,“这辆车要价5700(元),因为时间太晚我就接受了,结果到了重症监护室他又说如果人死车上了,每公里还要另加10元钱”。

赵洪军算了一下,从医院到讷河485公里,如果妻子死在车上费用得1万多,“实在负担不起了”。

腿部残疾的张雷是赵淑琴的表弟,之前在门诊部也找过同样的救护车,但对方表示只能接门诊这的活儿,不能到住院处拉患者。他后来又在网上联系了一辆救护车,对方先让他把患者运出哈医大一院。

6月1日早晨,赵洪军托关系从讷河老莱镇医院以4000元的价格找来一辆救护车,并在亲属凑钱“换个医院治治看”的建议下,想把妻子转到同在市区的哈医大二院。

“车从救护车通道的电动伸缩门进院后,围上好几个人,警告我以后不许再来了。”守在救护车旁的张雷连着说好话,后来看守大门的保安过来,“说我们进院鸣笛,害得他被领导骂了。我俩吵吵起来后,他拿着杷螺丝刀还要揍我。”

没想到的是,11时许救护车接上患者来到伸缩门前,准备出去时,双方的冲突升级。“车停了一分多钟,这个保安还是不给开门。”张雷说,这时他就拿出手机开始录,他的妻子从行人通道出去找保安交涉未果,赵洪军下车跳出伸缩门交涉也未果,就把门强行推开了。

“这个过程大概有10分钟左右,后来他们又说赔完门才能走,前前后后耽误了一个小时。”张雷说,“表姐就在这期间死在车内。”

6月1日当天哈尔滨气温高达36摄氏度,赵洪军将妻子尸体放入院门口旁边的特警值班室,后在警方劝说下将其转入殡仪馆。

随车医生:听到保安喊“就不给你开”

乡村医生张永利是赵洪军的同学,也是他从老莱镇卫生院找来的救护车。“当时说好是把人接回讷河,来了后赵洪军又说送哈医大二院。”

将病人接出重症监护室,再送到救护车上,作为随车医生的张永利全程参与了。他说,当时病人病情已经很危重,但上车时还能呼吸,还有脉搏和心跳,马上就给她吸上了氧气。

因为救护车司机岁数较大,又不熟悉哈尔滨市区路况,张永利又充当了司机。“没看到院内有不让鸣笛的提示,也没想到保安会不给开门。”

张永利说,当时保安就坐在门外面凉伞底下,看着已经停下的救护车没开门,这时车内的张雷拿出手机开始录。在后来双方交涉过程中,张永利称清楚地听到了保安多次说“就不给你开”,声音很大。

“从救护车停在大门前,到大门被赵洪军推开,这个过程大约10分钟左右。”张永利说,在这之前没看到双方有肢体接触。

坐在车内的张永利一直关注着病人的病情。“我回过头去看到病人好像不行了,趴下身,确认后,就赶紧下车告诉了患者家属。”

等车再次开动就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医院那边的人说把门整坏了,不让走。”

记者调查:院内有多辆非正规救护车

哈医大一院住院处院内的非正规救护车

记者从张雷提供的一段录音中听到,一个男子误以为他是同行,对他说,“以后少来吧,我的车多,让我挣点。(你)拉自己家人,拉一趟就拉一趟吧,以后别来就完了。”还有一个男子说,“你总来,我们吃啥去?”

6月5日,记者在哈医大一院看到了赵洪军提到的那种车,门诊部一辆,住院处两辆,多是金杯面包车,车况很差,都没有警灯和警报器,只在车上贴着“急救”或“某某医院”的字样,发放的小卡片上都标明是“救护车”。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yayalife.cn//a/guonei/24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