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公司董事长韩鑫荣在原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

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公司董事长韩鑫荣在原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吃空饷”

  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公司董事长韩鑫荣在原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吃空饷” 笔者是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原股东臧哲成,手中握有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章程修正案、多份伪造的合同、多份份民事判决书,及百余份资料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实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韩鑫荣等人存在从原单位“吃空饷”等系列问题,却无法揭开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韩鑫荣、赵伟等人购买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3.65万84.63%的股权,骗取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薪酬(吃空饷)、伪造虚假合同、进行虚假诉讼,侵吞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4253.28万元公款,致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损失1.35亿元人民币,应由谁担责之谜。为此,笔者今实名发布(举报)相关事实内容,敬请有识之士,帮助破解!

  一、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韩鑫荣、赵伟个人出巨资购买私营企业5963.65万股权,资金来源成谜

  2013年11月17日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韩鑫荣出资2923.65万元购买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41.77%的股权,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另一高管赵伟出资3000万元购买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42.86%的股权。2014年由宁波市某某毛条有限公司、宁波鄞州某某毛条有限公司、舟山市某毛纺有限公司三家公司汇进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0余万元用于韩鑫荣支付购买2923.65万元的股份款。

  作为每月仅拿薪资的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职工的韩鑫荣、赵伟,两人分别从何而来3000万元,用于购买私营企业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3.65万股权,至今不解。而2014年宁波市某某毛条有限公司、宁波鄞州某某毛条有限公司、舟山市某毛纺有限公司三家公司为何汇进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0余万元给韩鑫荣,让韩鑫荣用于支付购买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923.65万元股权的款项,至今不解。

  二、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命韩鑫荣、赵伟为个人出资购买私营企业的高管,工资薪酬仍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开取,“吃空饷”,二人身份成迷

  2013年11月17日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韩鑫荣出资2923.65万元购买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41.77%的股权,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另一高管赵伟出资3000万元购买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42.86%的股权后,韩鑫荣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命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赵伟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命为副总经理,此后韩鑫荣、赵伟在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始正常上班,负责经营管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所有事务。在韩鑫荣、赵伟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命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管的同时,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还任命了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管王某、温某担任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与韩鑫荣、赵伟一起常驻新疆负责协助韩鑫荣、赵伟经营管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所有事务。

  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命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后,此四人每月的薪酬、五险一金仍然由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责支出(吃空饷),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没有支付工资薪酬,也没有为其四人办理过转接社保等相关事宜,但是上述人员的诸多花费又由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报销。为何会形成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人在私营企业上班,工资薪酬和五险一金在由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责支出,该四人是属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正式职工,还是属于脱离了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转入了私营企业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正式职工,其本人或者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均为给出解释,故上述人员身份至今无解。

  三、韩鑫荣、赵伟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章带到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伪造羊毛交易合同、担保合同。伪造之人是韩鑫荣、赵伟,还是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迷

  2013年11月17日,韩鑫荣、赵伟购买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84.63%的股权后,韩鑫荣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命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赵伟、王某、温某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命为副总经理,四人利用掌握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死大权、掌握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章之机,利用职务便利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公章带到了浙江省杭州市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几个人伪造了多份羊毛《进口代理合同》《收货确认函》《委托代理进口债权确认及偿还协议》,及9000万元的《最高额保证合同》。

  上述人员利用职务之便,完成上述违法行为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8月分别提起了诉讼。伪造这些文件之人是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还是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迷。如果是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四人个人伪造,那么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伪造文件上加盖的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公章从何而来?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又为何诉讼自己总公司告自己的分公司成迷!

  四、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虚假诉讼、虚假公告,致韩鑫荣、赵伟等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侵吞4253.28万元公款,所涉人员范围成迷

  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韩鑫荣、赵伟二人伙同与其二人一起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派往并任命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王某、温某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章带到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伪造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委托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进口羊毛的《进口代理合同》《收货确认函》及《委托代理进口债权确认及偿还协议》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2015年10月21日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诉到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要求人民法院判决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货款4253.28万元及逾期利息。期间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重大事项公告。

  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四人伪造了《进口代理合同》、《收货确认函》及《委托代理进口债权确认及偿还协议》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伪造的文件充作真实的文件,不仅提起了诉讼,还进行了坏账重大事项需要公告,后经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2015)杭上商初字第279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硬生生的将4253.28万元公款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账目上拿了出来,但这笔巨额款项与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没有一点关系,因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来就没有做过羊毛进口生意。

  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高管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等人利用伪造的与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羊毛《进口代理合同》《收货确认函》及《委托代理进口债权确认及偿还协议》,经过虚假的司法诉讼、虚假的重大事项公告及坏账公告的方式,在近乎合理合法的情形下,将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4253.28万元公款侵吞;这笔巨额公款是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人瓜分,还是被韩鑫荣、赵伟及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人共同侵吞,所涉人员范围至今成迷。

  五、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虚假诉讼、虚假公告,致该公司损失1.35亿元,谁从中获利成迷

  韩鑫荣、赵伟二人,购买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后,伙同与其二人一同被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派驻并任命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王某、温某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章带到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伪造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上海中澜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债务承担保证的9000万元《最高额担保合同》后,航天通信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2015年8月14日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诉到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人民法院判决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向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连带责任货款72142711.24元及逾期利息7146452.03元。期间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重大事项诉讼公告,同时发布了提取坏账1.35亿(包含羊毛交易是虚假诉讼被侵吞的4253.28万元公款)的公告。

  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四人伪造了上述9000万元《最高额担保合同》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伪造的文件充作真实的文件,经过虚假的司法诉讼、虚假的公司重大事项公告及坏账公告的方式,经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杭商初字第16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硬生生的将92742696.22元公款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财产化为了乌有,致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直接损失92742696.22元。这笔巨额款项与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没有一点关系,因为担保合同是伪造的,至于伪造合同文件是否有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人参与至今成迷。伪造的虚假合同,进行虚假诉讼、虚假公告,致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资产损失1.35亿,谁从中获利至今成迷。

  六、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骗取工资薪酬、侵吞公司资产,由谁监管成迷

  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韩鑫荣、赵伟出资购买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并在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常上班后,二人应与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终止五险一金社会保障事项。但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不仅没有解除与韩鑫荣、赵伟的劳动关系,还任命韩鑫荣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并任命赵伟、王某、万某为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负责经营管理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各项事务,并照常为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四人支付工资、缴纳五险一件,上述事实实际属于骗取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工资薪酬之行为。而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四人的违法行为(上文中提到的各项行为),不仅涉嫌侵吞了4253.28万元公款,还导致1.35亿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资产损失等事项,新疆艾萨尔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先后向职能部门进行了投诉反映,但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高管韩鑫荣、赵伟、王某、温某骗取工资薪酬,利用伪造的合同、虚假的诉讼、虚假的提取坏账公告等方式、利用司法判决等手段侵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资产、致浙江某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资产损失1.35亿元,由谁监管至今成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yayalife.cn//a/guoji/5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