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点映、长线放映、观影社群,大象点映的宣发革新

目前电影市场主流的宣发模式是:片方投入大量的钱做宣传和发行,以影响尽可能多的主流观众,让影院多排片。这是一种典型的B2C模式,片方的资源与资金越多,越容易获得排片。但这种模式对资源有限的文艺片、纪录片并不适用。

创业邦最近了解的大象点映平台,则推出了C2B的众筹观影模式,经由垂直宣传渠道先找观众,再由观众通过平台发起观影活动。首创人吴飞跃认为这个新模式本质上是“电影+众筹+社交”的跨界创新,完成了各方需求的匹配:片方宣发本钱减少;影院上座率上升;观众分众化观影需求的满足。

众筹点映、长线放映、观影社群,大象点映的宣发革新

众筹与社交

2015年时吴飞跃拍了一部关注工人诗歌的纪录电影《我的诗篇》,虽然在国内外拿了不少奖项,但在发行阶段遇到困难,200万宣发费基本打了水漂。同时,团队通过自创的互联网模式,让观众可以自发组织众筹点映活动,在一年时间完成了1000场放映,收获了250万票房。公映结束后,吴飞跃团队开发了“大象点映”平台,旨在帮到那些没有宣发预算的片方,主要是纪录电影和艺术电影走进影院,找到它的观众。

发起人模式是大象点映商业模式的核心,具体来说,用户可以选择片库里的一部电影发起点映,通过平台审核后在一按时间内(通常为两周)召集观众买票,当影院上座率到达必然要求后(80-90%的上座率,具体依差异影院而定)即可乐成观影。

众筹点映、长线放映、观影社群,大象点映的宣发革新

发起人既是大象点映的用户,同时也是点映活动的组织者,他和大象点映平台以及影院之间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商务合作关系,因此也没有收益分成。但为了帮手发起人把活动办得更好(好比邀请本地KOL作为观影和映后交流嘉宾、现场宣传物料的设计制作等),团队会给发起人必然的活动经费支持。

这个模式还自带社交属性,在大象全国各地的点映活动现场,发起人会负责观影现场的活动,包罗签到,派发观影纪念品,维护观影秩序,邀请观影嘉宾或者媒体,组织映后现场交流等。平台也会在很多点映活动结束之后,邀请电影主创(通常是导演和制片人)和影迷伴侣进行在线交流,由于观众与电影类型的匹配。“很多场放映,观众看电影花了1个半小时,映后交流花了2个小时、3个小时,”吴飞跃说。

除了在自行开发的“大象点映”平台上(微信处事号“大象点映”、“大象点映”app)进行众筹点映,团队也和其他很多平台进行了联动合作,好比财经自媒体吴晓波频道,电影自媒体如Sir电影等。

通常的互动形式是,大象提供内容和平台处事(电影、电影背后的创作故事、全国的点映活动),和媒体共同以合适的形式引导喜欢这些内容的用户关注电影,到场或发起覆盖全国的点映活动。

另一方面,一些用户或社群覆盖全国的自媒体(如民谣与诗、第十放映室等)会与大象点映合作做全国社群的统一观影活动。自媒体按照本身的调性和用户特点选择影片和放映日期、发布活动召集社群用户观影互动,大象提供落地放映相关的所有平台处事。

众筹点映、长线放映、观影社群,大象点映的宣发革新

长线放映平台

吴飞跃认为,大象点映面向的人群是那些“对电影有好奇心和要求,对现实有思考”的较高素质的观众。这个人群并不满足于商业院线排片公映的影片,而寻找那些具有较高艺术价值和审美价值的艺术电影和纪录电影。这类影片在当前的院线一般没有排片或极少有排片机会,这是一个观影需求还没有被有效匹配的市场。

大象点映从艺术电影、纪录电影这个分众市场缺口切入这个市场,通过连续的众筹点映活动,积累了一批天使用户,之后又将很多经典电影签入了大象片库傍边,通过其创始的C2B长线放映平台,让这些经典影片从头登陆大银幕。

接下来平台还会逐步扩大所选择的影片类型和所处事的用户的范畴。平台最近和《犬之岛》这样的引进片告竣了合作,在接下来暑期的几部重要的中外影片,也会以大象点映“百城首映礼”的方式来跟观众见面。

吴飞跃将大象点映看作国内第一个长线放映平台,进入大象点映片库的制片方,可以不必与商业大片争夺首周末或前两周的排片。平台解决了恒久秘钥的制作、硬盘寄送等技术问题,从而提供满足电影长线放映需求的处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yayalife.cn//a/guoji/37868.html